首頁 > 新聞頻道 > 國際新聞

美国参众两院成党争战场 彈劾總統:一場政治遊戲

2021-01-13 07:25:58
中國紀檢監察報

  美国参众两院成党争战场 华盛顿进入紧急状态

  彈劾總統:一場政治遊戲

  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創造了新紀錄:一屆任期內兩度遭遇彈劾。

  美國衆議院宣布,最早將于1月13日就針對特朗普的彈劾條款草案進行投票。這位現任美國總統,被指控“煽動叛亂”。

  爲了應對拜登就職典禮可能引發的騷亂,華盛頓特區宣布進入緊急狀態。華盛頓市長缪裏爾·鮑澤以國會山騷亂事件和持續肆虐的疫情爲由,呼籲民衆不要參加總統就職典禮活動。

  民主黨議員正式提交彈劾條款草案,衆議院投票倒計時

  當地時間1月11日,美國民主黨議員正式提交了針對特朗普的彈劾條款草案。據報道,衆議院正式推出的彈劾條款草案中,指控特朗普煽動支持者發起叛亂,並再次虛假宣稱自己贏得選舉。“特朗普總統嚴重危害了美國及其政府機構的安全,威脅了民主制度的完整性,幹涉權力的和平過渡。”彈劾條款草案稱,“特朗普背叛了公衆對總統的信任。”

  彈劾條款草案指出,特朗普不僅煽動叛亂,而且還曾在大選後,打電話敦促佐治亞州的共和黨州務卿替他“找到”足夠選票,贏取該州。

  就在數日前,自诩爲“民主燈塔”的美國發生了令人震驚的一幕。1月6日,特朗普的支持者們因爲不滿大選結果,發起大規模抗議活動,並演變成了占領美國國會的暴力運動。沖突中,四名抗議者、一名警察死亡,國會正在舉行的確認拜登勝選的程序也被迫中斷。

  騷亂發生後,衆多美國政界人士、娛樂圈名人紛紛譴責,要求特朗普下台的呼聲也不斷升級。多名政府官員在騷亂後辭職表示抗議。

  第一次針對特朗普的彈劾發生在2019年12月。當時,衆議院指控其濫用權力和妨礙國會,並試圖向烏克蘭施壓令其抹黑政治對手拜登,但最終參議院投票宣布這兩項指控不成立。

  彈劾與啓動憲法第25條修正案雙線推進

  雖然許多民主黨人甚至是部分共和黨人聲稱,特朗普應立即被“免職”,然而這並不容易。要推動特朗普下台,有兩種方法:一種是啓動美國憲法第25條修正案,另一種是衆議院發起彈劾,參議院審理後對其定罪進行彈劾。

  根據美國憲法第25條修正案規定,當副總統和行政各部長官的多數或國會以法律設立的其他機構成員的多數提交書面聲明,稱總統不能履行職務時,副總統應立即作爲代理總統。如總統提交書面聲明,稱其喪失能力的情況不存在,則應恢複其總統職務,除非副總統和行政各部長官的多數或國會以法律設立的其他機構成員的多數在四天之內提交書面聲明予以反對。在此情況下,國會應對此問題做出決定。

  國會兩院的民主黨領袖佩洛西和舒默都曾表示,啓用第25條修正案是罷免特朗普總統“最快”、“最有效”的方式。佩洛西呼籲副總統彭斯及內閣成員以“總統煽動叛亂及其他仍構成的危險”爲由,罷免總統。

  不過,當地時間1月11日,占據衆議院多數席位的民主黨人試圖推動衆議院通過要求彭斯援引美國憲法第25條修正案罷免特朗普的動議時,遭到共和黨人阻止。

  “美國衆議院從不應該在沒有舉行聽證會、辯論或投票的情況下,通過一個將合法選舉的總統免職的動議。”提出反對的共和黨衆議員亞裏克斯·穆尼表示。

  衆議院議長佩洛西則表示,如果彭斯不啓動第25條修正案將特朗普免職,衆議院將啓動彈劾程序。

  “美國憲法具體描述了彈劾的幾種情況:總統、副總統以及合衆國的所有文職官員,因叛國、賄賂或其他重罪和輕罪而受彈劾並被定罪時,應予以免職。”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袁征介紹。

  根據美國憲法規定,彈劾需要經過兩個步驟:首先由衆議院發起彈劾程序,一旦彈劾草案在衆議院以簡單多數投票通過,參議院就必須對指控進行審判及辯論。根據彈劾程序,最後裁決中必須有三分之二的出席參議員同意定罪,彈劾才能落地生效。

  目前,在參議院100個席位中,民主黨和共和黨各擁有50席。這意味著,如果100名參議員在審判時全部出席,不僅需要50名民主黨參議員投下支持有罪票,還需要多達17名共和黨參議員“叛變”,才可能給特朗普定罪。

  “彈劾程序非常複雜和嚴格,所以成功彈劾聯邦官員的例子在美國曆史上並不多見,至今尚無總統被彈劾下台。”袁征說。

  彈劾特朗普多出于政治考量

  距離美國新任總統拜登的就職典禮僅剩一周時間,此時發動彈劾或啓動第25條修正案來得及嗎?

  “要特朗普提前下台的兩種方法門檻都很高,而啓動憲法第25條修正案比彈劾門檻更高。”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刁大明告訴記者,如果以讓特朗普提前下台爲目的,那兩者時間可能都來不及了。

  有學者統計,參議院的彈劾審判平均時長達144天,且參議院預計1月19日才複會。因此,即使衆議院未來幾天內啓動並通過彈劾程序,只要參議院不工作,特朗普很難在離任前被彈劾。

  既然困難重重,衆議院民主黨人爲什麽仍堅持發起彈劾?

  有觀點認爲,這是一種象征性譴責,意在警告特朗普。“特朗普煽動支持者沖擊國會,打破規則,導致共和黨內部和白宮很多人都極其不滿,可以說是‘衆叛親離’。”刁大明說,彈劾在客觀上給特朗普發出警告,以防其在卸任之前做出更出格的舉動。

  依照美國憲法,一旦彈劾成功,參議院可以禁止特朗普再次擔任公職,因此彈劾之舉也是民主黨的政治考量。佩洛西在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采訪時表示,特朗普必須被彈劾,這樣他就不能再次競選總統;美聯社指出,民主黨人目前要做的,就是徹底掃清特朗普的政治影響力,以防其四年後東山再起。

  1月20日不是結束,就算特朗普任期內無法完成彈劾,卸任後也會繼續進行。雖然沒有總統離任後面臨參議院彈劾審判的先例可循,但在美國曆史上,曾經有其他聯邦官員辭職後依然遭到彈劾的情況。

  據路透社報道,如果特朗普的罪名在離任後成立,他將失去包括安保及養老金等卸任總統享受的待遇,而參議院可能就是否禁止他再度參選進行表決。

  彈劾淪爲黨爭手段,資本控制的美式民主制度走向僵化

  “彈劾的初衷是爲了懲罰不守規矩的總統,制約總統權力過大的問題,本身是一個權力制約的工具。當下,在兩黨鬥爭進一步激化,衆議院被民主黨控制的背景下,彈劾淪爲了黨爭的手段。”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美國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慶四說。

  縱觀美國曆史可以發現,從立國開始,如何防範大權在握的總統濫用權力、獨斷專行,就是制度設計的重要考量。

  1787年,美國制憲會議推出美國憲法草案,爲美國政治制度奠定法理基礎。按照權力制約原則,美國建立了“三權分立”政治架構。制憲會議一方面要賦予總統必要的行政權力,以便建立起一個強大的中央集權政府,避免此前邦聯體制下一盤散沙的狀況再次出現;另一方面要防止大權在握的總統濫用權力、獨斷專行。鑒于曆史經驗,制憲者擔心總統權力過度膨脹,因此除了對總統的任期、選舉乃至權力作出規定外,還特意設置了彈劾制度。

  彈劾一般是在極端情況下行使的特殊權力。在包括特朗普在內的美國45任總統中,曾有3人遭到彈劾,但至今尚無總統被彈劾下台。

  “兩遭彈劾具有一定的偶然性,此次遭彈劾是特朗普做事魯莽、不負責任,企圖以圍攻國會山改變選舉結果所結下的苦果。”李慶四告訴記者,但偶然中也蘊含著必然,這也是美國兩黨關系進一步惡化,雙方妥協共事意願越來越小,爲了自身利益不擇手段的體現。

  黨同伐異正嚴重侵蝕這一制衡體系。據美國學者研究,“自20世紀80年代後期以來,象征意識形態與民衆政黨認同之間的關聯性顯著增強。”冷戰時期,由于外部因素的制約,兩黨以妥協謀求長遠利益的意願還比較強烈,而隨著外部制約因素的下降,兩黨都不願意收斂,鬥爭愈發白熱化。

  你贊同,我就反對;你反對,我就贊同,美國愈發成爲一個“內耗器”。數據顯示,民主黨與共和黨相互“極度討厭”的人數比率從25年前的16.5%上升到了當前的80%以上。

  曾經爲警惕權力濫用而創設的彈劾制度,如今因黨派對立異化爲打擊工具,背後是美國長期自诩優越的民主制度出現了問題。

  “未經強有力外部挑戰和內部壓力測試的制度看起來優越,但實際運行的效果卻並不是想象的那樣好。”李慶四說,200多年來,美國的制度沒有發生過大的改變,發展受到外在幹擾也少,因而不少人就將其發展成果歸功于制度優越,但疫情等一系列挑戰戳破了這個假象。

  疫情使美國長期存在的貧富分化、種族歧視等頑疾充分暴露並持續惡化,美國一些政客非但沒有把保障人民的生命和健康作爲首要任務,沒有爲彌合分歧做出努力,反而將疫情視爲攫取權力和黨派利益的契機,加重了不同階層的對抗。

  社會日益撕裂,政治愈發無序,民主制度淪爲鬥爭工具,體制的僵化顯現出來。在李慶四看來,美國政治依附于資本的本質,使其缺少自我革命的魄力,不可能與時俱進進行改革,因而政治制度運行的質量日益下降。

  華盛頓進入緊急狀態,彈劾加劇社會分裂與安全危機

  彈劾,對美國影響幾何?

  美國昆尼皮亞克大學1月11日發布的最新民調顯示,美國目前僅有21%的選民認爲民主制度還很健康,近四分之三的選民認爲民主制度正在受到威脅。

  美國社會深陷民意鴻溝。56%的選民認爲,特朗普總統應對暴力沖擊國會事件負責,而42%的選民則表示反對;就特朗普是否應被免職或辭職,支持與反對的選民則分別爲52%和45%。

  民調還發現,人們對于究竟誰才是分裂美國的罪魁禍首看法不一。有人認爲是參與抗議示威活動的民衆,有人認爲是反對認證拜登選票的國會共和黨議員,有人則認爲特朗普應當擔負責任。但高達81%的選民認同,極端主義在美國已經成爲了一個巨大問題,美國正在分化道路上走向不同極端。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院長金燦榮認爲,強大的主流民意是民主政治的重要基礎保障。“兩黨沒有促進主流共識的形成,反而把黨派利益放在爲民謀利及促成共識之上,加劇了社會分裂程度。”

  有分析認爲,彈劾將“火上澆油”,激化特朗普支持者的反彈情緒,暴力活動或隨之四起。

  這一擔心恐成現實。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發布內部公告警示,在拜登就職典禮的前幾天,全美50州及華盛頓特區有爆發“武裝抗議”的可能。

  美國白宮發布聲明,特朗普已經批准首都華盛頓特區從當地時間1月11日開始進入緊急狀態,直至當地時間1月24日,還授權國土安全部和聯邦緊急措施署調動必要資源,以協助總統就職典禮前後的聯邦與地方安保工作。

  部分右翼極端組織還在網上煽動,打算在拜登就職日舉行“百萬民兵遊行”。還有民間組織計劃1月20日在社交媒體臉書上舉行“特朗普第二屆就職典禮”。目前已有超過32.5萬人對該活動感興趣,其中6萬余人表示肯定會參加。

  拜登上任後,彈劾風波能否歸于平靜?一個撕裂的美國能否愈合?

  “當前,美國兩黨的參議院席位呈1∶1持平狀態,拜登面臨的立法成本不低。至于美國建國至今都未能徹底解決的種族問題,如今當然更難辦;解決經濟、階層、就業等結構性矛盾需要整體性觸動既得利益,恐怕也不輕松。”刁大明說。

  舊疾未愈,新疾又發。美國國土安全部前部長邁克爾·切爾托夫表示,美國目前面臨的安全威脅的性質發生了顯著的變化,已經由國外恐怖主義大規模襲擊轉爲由社交媒體引發的情緒煽動。

  切尔托夫说,阴谋言论与极端主义让民众变得越来越紧张,极端组织还鼓励民众利用一切手段实施恐怖主义行动。“就职典礼仅仅是个开始,美国面临的是一项持续的安全挑战。”(本报记者 柴雅欣 李云舒 薛鹏)